都想打通“影漫游”,听听蓝港影业总裁严雨松怎么说

2016.05.17
来源:捕娱

在影视市场不断增长的形势下,从游戏起家的蓝港互动也顺势而为,宣布成立蓝港影业,正式进军影视行业。蓝港互动CEO王峰在发布会上说,“此生,若我不做电影,一定会后悔莫及,悔得像咸鱼一样。”

蓝港在此提出,要建立“影漫游”三位一体的生态战略,进一步打通影视、动漫、游戏三个部分。其实不光蓝港这么想,爱奇艺等大玩家也提出要“影游互动”,充分挖掘游戏和影视IP的价值。

但如果细加考察,国内外游戏改编成电影并获得成功的例子并不多。因此,蓝港影业有怎样的构想和战略,自然引起了捕娱的好奇心。

带着这个疑问,捕娱跟蓝港影业的总裁严雨松聊了聊,听听来自蓝港内部的声音。

严雨松 | 蓝港影业总裁

 捕娱:有很多影视剧选择将自己的IP转化成为游戏,也取得了一定的成功。蓝港现在要把游戏转换成影视剧,会不会出现因为游戏丰富度不足,导致改编出来的影视作品质量低下的的情况呢?

严雨松:其实任何产品在相互转换的时候都需要有一个精准的判断。也并不是所有的影视作品都能转换成游戏。王峰在跟我聊的时候说,其实一直有很多项目主动找上门来。比如陈思成的《唐人街探案》,在一开始研发的时候就想做游戏,但在做过游戏评估之后,觉得很难做。《美人鱼》也是爆款,但情况也一样,只好忍痛放弃。

从游戏转换成影视作品的话,国内国外成功的都不多。除了我们看到的一些国际大片,比如马上要上映的《魔兽》,还有之前的《古墓丽影》等。国内从游戏转换过来的影视作品基本上都是电视剧,还没看到哪部电影这样做也成功的。两相比较,像《诛仙》、《古剑奇谭》这种,其实就算是成功的了。

捕娱:那蓝港选择《苍穹之剑》这个IP来做网络剧改编的原因是什么?目前的开发进度和时间表如何?

严雨松:从国内来看,游戏转换成影视作品,基本上成功的例子都是改编成电视剧,而且是古装剧,仙侠奇幻类为主。

我接手影业之前,对蓝港所有的资源产品做了一个深度调研。《苍穹之剑》的风格是中国风,有玄幻和仙侠的元素。而且《苍穹之剑》的世界观和价值观设定一直在升级,也有大量的固定玩家。我身边的很多明星朋友也在玩这个游戏,说明这个作品针对国内观众的精准度比较高。这些因素结合在一起,我们认为把他当成蓝港影业的第一次尝试,是比较合适的,成功的可能性也更大。

另一方面,游戏转换成什么样的影视作品效果最好?就是电视剧。电视剧有持续的声浪,有讨论的过程,一部50集的电视剧可以在电视台播一个月。同步台网联动,网络上也会有持续的观众讨论与话题发酵,我们的游戏在这个时间段内同步推广,三方联动,效果最佳。

《苍穹之剑》开发时间表

捕娱:之前王峰在发布会上说,影业的产品主要面对的是95后。蓝港影业以后的受众可能也是从游戏IP中拓展出来的。这部分受众到底是否足以撑起一个好票房或者说好的收入呢?

严雨松:国内的游戏市场主力玩家年龄基本在14-30岁之间。95后也快大学毕业,90后已经26岁了,00后16岁了。而看一下影视行业的数据,年龄层次以90后为主,这帮年轻人作为观影主力,托起了中国电影业的“牛市”,这部分人群跟我们蓝港的受众是高度重合的。像《苍穹之剑》这种玄幻仙侠类IP,面对的就是他们。

当然影视、动漫、游戏其实还是要细分,各个分支人群的年龄段有所差异,但是在这个年龄段上的重合度是最高的。

捕娱:现在IP这个概念非常火热,蓝港在这方面的考虑是怎样的呢?

严雨松:我们一直在强调,要“影漫游”三位一体。其实现在你拿了一个IP,立马就可以变成爆款,但是这对我们来讲意义不大。现在很多IP,比如一本网络小说,甚至一首歌,突然就火了,说实话你现在都可以自己创造出一个IP。但是这些IP是不是能变成电影、游戏,还需要再细分考量。

一部有好多人在阅读的小说就是一个IP,但它未必能变成一部好电影。我们今天在做所有项目的时候,都要符合蓝港整体的气质,让影漫游三者可以打通。我们现在的市场,电影的收益主要来自票房,电视剧则主要来自版权销售。但是在国外,IP的使用不是只局限于版权销售或票房,这个只占收入的百分之二三十,剩下的全是衍生品,蓝港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这样,充分发掘IP的价值。

为什么要这样打包?因为游戏市场超过电影市场太多了。中国电影去年全年(票房)是440亿元,今年就算有600亿元吧。你知道游戏市场全年多少吗?上千亿元。所以蓝港今天在做的事,就是把三者打通,把这个份额占好,蓝港就是一家很牛的公司了。

捕娱:所以在买《雪姬》这样的IP的时候,也是考虑要把“影漫游”三者都打通才会收购的吗?

严雨松:没错。《雪姬》在韩国是一个连载了六七年,拥有16本漫画,至今还在发酵的IP,这个故事你在第一次读的时候就知道有意思,跟我们的诉求也一样,年龄层跟我们追求的也是一样的。所以这个IP引进来之后,他的影视转化是很容易实现的。

在影视转化过程中,我们的游戏部门立马会想这样的动漫如何研发成游戏。所以我们在说IP的时候,会算它们影视的最大化利益是多少,游戏的可能性是多少,动漫的可能性是多少,进行市场细分,看它的热度会达到多少,再确定这个IP。

我们买回《雪姬》后,要开发大电影、超级网剧,然后再用日本顶尖的团队同步做成动漫剧,再返送到日本。这个IP不是用一次就完了,而是要全线用,长期用。

我们的IP可能变成游戏、动漫、小说,也可能改编成影视。也就是说,我们的影业公司拿到一个IP,可能会做成一个超级网剧,或者大电影、动漫,游戏公司也会同步做出一个非常漂亮的游戏,要全产业链做。即使这个IP是买过来的,也要打通这三个点。

捕娱:那其实选择这些IP的时候需要很好的眼光,和很专业的人才。

严雨松:今天上午我在和爱奇艺方面开会,爱奇艺版权管理中心总经理张语芯做过两个爆款,一个是《来自星星的你》,一个是《太阳的后裔》。她在收购IP的时候,就已经很清楚中国观众喜欢看什么样的东西,知道自己平台的定位是什么。在这基础之上,剩下来的事情就是凭她的直觉和敏感度了。张语芯在收《太阳的后裔》这个IP的时候,这部戏的演员都没确定。但是她相信自己的眼光和直觉,就签下来了。

所以有的时候,在判断一个IP成和不成的时候,不仅要进行基本的专业技术评判,还有一些直觉和敏感度的因素。当然了,直觉也是要在大量的积累、学习,以及跟不同行业的人交流之后才会获得的,不可能凭空出现。

捕娱:中国目前有没有哪些游戏公司采取了跟蓝港差不多的策略呢?

严雨松:有先行者,但是策略相同的就没有。腾讯的阅文集团有大量的IP,它现在也有动漫、游戏,这就是先行者。腾讯影业也是在做这些事情,但是能真正把这三者打通吗?未必;完美游戏的话,很多年前就做过影业,但两家公司完全是分隔开的,自家的游戏IP“诛仙”,这么好的IP,居然给了其他公司做;游族网络拿到了《三体》,但是具体他们想怎么做,大家其实都在观望。

所以说有先行者,但每家公司采取的策略都不一样,还没有把游戏和影视文化完全连在一起的。也许那个时期,大家觉得这两项是互不相干的,但实际上到今天二者已经完全融合了。

捕娱:蓝港作为一家以游戏产品为主的公司,从公司层面来看,影业处于一个怎样的地位呢?为了切入影视行业,蓝港在人员架构以及资源分配等方面都做了哪些改变呢?

严雨松:影业跟游戏现在完全是并重的。王峰之前说过一句话,是大家的共识:我们不是说要去拆分,或者说转型,实际上是游戏发展到今天的状态下,我们要做一次升级。未来的蓝港影业将和蓝港游戏一道,成为蓝港旗下两大核心业务。

在人员架构方面,我们采取了合伙人的形式,包括我、王峰、任兆年和齐云霄。王峰作为创始人,是游戏领域的专家和大佬。但他又是一个多面体,水瓶座,特别浪漫的一个人,既懂游戏,也懂音乐,也会唱歌,看电影看的甚至比我还多。

捕娱:目前蓝港影业面临的最大困难是什么呢?

严雨松:还是人才。我觉得在这个行业,人倒是挺多,但真正合适的人才还是紧缺的。尤其是现在从传统转向互联网的时候,很有想法的人才还是挺少的。这方面缺人,有时候已经成了一个瓶颈。这实际上也是行业内所有电影和制作公司同样面临的问题。

捕娱:那蓝港有哪些应对措施呢?

严雨松:除了不断招聘人才和请自己的朋友做外援以外,我们还成立了一个“青盟计划”,培育年轻一代的导演、编剧和制作人。“青盟计划”正在实施中,将会组织一个学院,培养年轻人,在报名开启之后安排每年1-2次的培训计划,我们将从中选择最精英的人才为己所用。

其实现在的年轻人有很多机会可以尝试,一个短视频,就有可能变成爆款。“青盟计划”中的年轻人,我们会给他机会去拍网剧等各种尝试,一旦有希望,就可以重用,就像《滚蛋吧肿瘤君》的导演一样。

捕娱:在蓝港影业发布会上,阿里影业、小米影业的CEO等人都参与了。未来蓝港会跟他们有进一步的合作吗?

严雨松:其实在这个行业中,所谓的竞争关系并不多,大家都希望达成一个共赢的状态。华夏、阿里、小米都各有各的优势,蓝港也有蓝港的优势。在未来可能会有很多项目会共同协作投资,但具体的核心内容现在还不方便透露。

捕娱:如果用简单的话概括蓝港影业的话,你会怎么说?

严雨松:对于蓝港和蓝港影业,我们的核心经常讲的,就是做精品,借精品做爆款。每年只做2-3个精品。我们从研发到后期到营销,全部要都围绕着精品来,要让每个IP成为一个长时间运作的精品IP。就像美国的那些片子一样,永远都是成系列的。把精品IP在“影漫游”三个方面的价值挖掘到最大就是我们的目标。我们也会持续努力,面向新生代,把蓝港影业打造成互动娱乐影视公司。